关于老运About laoyun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艺术评论

      老运心清恬淡,儒雅厚道,从艺执著,书画圈里口碑良好。初识老运于2006年6月,我应朋友之邀到临沂小住,经朋友引见我们从此认识,小住期间他经常陪我左右,向我请教画理,我们无所不谈,虽相处时间不长,还是建立了深厚友谊。日后我们经常书信来往、媒体交流,友情甚笃。近期他又寄来了作品要我指导,我欣然为其写序。
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写意花鸟画易学难攻,从石涛的“不似之似似之”,到齐白石的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,无不在追求写意写境的灵性之美,万趣融于神思。闲暇之余,老运勤于读书,兼收古风,陶咏乎情。在接受中西合璧的学院美术教育基础上,对宋元明清绘画溯本求源,对古代文人画笔墨与精神进行深刻研究,于画境心境中汲取丰富的营养,以约求丰,形成了独特的艺术境界和表现方式。为使画面意笔自然、气韵生动,他苦苦用功,“到处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破陇头云”。老运笔下的花鸟形神兼备,渲染流畅,带有独特的审美意向。特别是他笔下的孔雀,或闲步于涧溪流泉,或徜徉在紫藤竹园,或小憩于梅花凌霄,或伫立在翠叶山岩,形象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。他为写孔雀可谓用功,动物园的孔雀园里他是常客,除了现场写生,他还拍摄孔雀的各类动态,以便随时观察、摹写,为了全面了解孔雀的生活习性和活动规律,他不远万里专程远去孔雀的故乡云南写生,坚忍不拔的恒心韧劲可见一斑。“归来小立梅花下,花在枝头已十分”,几年来他画了上千幅写生稿,为笔下孔雀的传神奠定了基础,“外师造化、中得心源”,老运在创作实践中摒弃客观事物的机械模仿,不匠心不经意,根据自己的才情意趣综合取舍,不断创新不断超越。老运真真实实做人,勤勤恳恳功艺,诗言志,画写韵,他以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和沉敛的笔意墨韵,陈述着对中国写意花鸟画的热爱和不懈的追求。濡墨挥毫,画品即人品,观老运先生系列写意花鸟画,朴实细腻、清新俊逸、自然天成,渗透出轻松、恬静、灵动的质感。老运笔下日益成熟,浓淡干湿浑然一体,线条飘逸劲秀,气韵酣畅简洁,于深厚的张力中尽现轻盈灵秀之美,于绚丽的律动中暗示幽雅静美之趣。
      “大音唏声,大象无形”。丁亥年我为他的作品题记“笔墨秒,大有可为”以资对他绘画的认可和鼓励,如今看到老运在艺术道路上不断提升和进步我很欣慰,愿老运先生在今后的艺术生活中再多一些感悟自然的深度和高度。

——鲁石2008年9月于中国美术学院